上涨却受质疑,「卖币为生」的 Ripple 发展究竟如何?

瑞波长期以来被质疑「卖币为生」,XRP 则被大量投资者视为「空气币」,瑞波如今的种种举措都未能有效扭转局面。

原文标题:《瑞波的三大不解之谜 | 链捕手》
撰文:龚荃宇、echo

在近 2 年的持续震荡之后,瑞波代币 XRP 在近段时间开始呈现猛烈涨势,价格最高涨到月初的 3 倍以上,成为加密市场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其大涨原因以及 XRP 的价值支撑也令市场颇为好奇。

在本文中,链捕手研究了大量瑞波项目资料以及采访了多名业内人士,试图剖析瑞波开拓跨境支付市场的具体模式与成绩,以及 XRP 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具体作用、XRP 的价值支撑所在,揭开瑞波长期以来不为大众所知的真实面目与谜题。

瑞波跨境支付究竟做得怎么样?

瑞波的雏形最早 04 年就已经诞生,也就是当年由加拿大开发者 Ryan Fugger 创立的 RipplePay,最初目标是创建一个价值网络协议,使得货币可以像互联网数据一样遵循 TCP/IP 协议快速传输,但受限于技术瓶颈未有较大发展。

而随着国际贸易与全球化的进一步展开,跨境支付场景存在的效率低、成本高、汇兑风险大等痛点也越来越突出,而比特币的横空出世令许多行业人士看到了解决该问题的曙光。

2011 年,门头沟交易所创始人 Jed McCaleb 在出售该交易所后,向 Ryan Fugger 收购了 RipplePay 项目,并在 2012 年与 Ryan Fugger 共同组建了如今的瑞波项目(当时名为 OpenCoin),后者在 Jed McCaleb 离开瑞波后成为该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随后几年,瑞波陆续获得 DCG、谷歌风投、IDG 资本、a16z、渣打银行等知名机构的投资,估值最高超过 100 亿美元。同时瑞波也进一步明确了自身的使命,即消除全球支付中的障碍,使资金能够以与如今信息相同的方式进行即时移动。

经过多年的产品更迭,瑞波已经推出了名为 RippleNet 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其中包括 xCurrent 和 ODL (按需流动性)两个部分,官方声称客户已经覆盖 40 多个国家的至少 350 家金融机构,包括速汇金、美林银行、美国银行、桑坦德银行、渣打银行等。

其中 xCurrent 是 Ripple 为金融机构提供的基础性解决方案,属于不同银行总账之间的实时双向结算形式,与 SWIFT 的单向消息传递框架相比,它具有双向消息传递框架,能实现交易的预验证和丰富的数据附件,故而可以大幅提升跨境支付处理效率、降低支付成本,通常情况下数分钟就可以实现跨境转账。

不过在 xCurrent 的解决方案中,这些金融机构仍然需要预先为其海外帐户存入资金,仍存在较高的资金使用成本,瑞波在 2018 年底针对此痛点推出了名为 xRapid (后改名为 ODL)的按需流动性解决方案,鼓励金融机构使用 XRP 代币作为介质进行跨境转账。

具体来看,一方金融机构只需要将当地法币转换成 XRP,再由另一方金融机构将收到的 XRP 转换成该国法币付给收款人即可,可以降低预先准备资金的流动性成本。「这种合作关系将大规模减少我们的营运资金需求,并产生更多的收益和现金流量。」瑞波 ODL 合作伙伴、知名国际汇款公司速汇金在财报中表示。

不过尽管大部分金融机构可以在几十秒内完成 XRP 转账,但并不意味着这些银行可以立即以市场价全部卖为法币,期间不可避免会出现由币价波动带来的损失。同样是在速汇金的财报中,该公司表示在为 ODL 外汇市场带来流动性的同时,瑞波每个季度都会向该公司支付市场开发费作为补偿,目前总共已经支付 5230 万美元。

根据 The Block 的报道,瑞波另外两个 ODL 客户(PNC 银行和 goLance)表示他们也从 Ripple 获得了奖励。

前述信息意味着,瑞波当前仍然在通过补贴金融机构的方式推动它们使用 ODL 解决方案,这种举措对瑞波的主要好处在于为 XRP 交易市场带来更多流动性,这些机构在使用 ODL 后会大量购买 XRP,但很快也会被另一方机构出售,对 XRP 的价值赋能仍然有限。

突破的可能在于金融机构愿意长期持有 XRP,而不是仅在需要的时候购买与出售 XRP,这就需要 XRP 价格保持较高的稳定性,而高度控盘 XRP 的瑞波官方过去也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XRP 的价值支撑在哪里?

在主流加密资产中,XRP 是官方持有比例最高的加密资产之一,该币种没有其它主流资产所经历的私募、挖矿等过程,所有流通 XRP 都是由官方公开出售的。根据公开信息,XRP 共计发行 1000 亿枚,其中分配给创始团队 200 亿枚,分配给瑞波公司 800 亿枚。

根据公开信息,长期以来瑞波官方都在大量出售 XRP,方式包括交易所程序化出售以及面向合作伙伴的场外交易,为自身的技术开发、生态拓展等筹集资金,仅官方披露 16 年 4 季度以来即通过出售 XRP 获得 13 亿美元,其中约 57% 通过交易所出售,同时团队成员地址也在持续将 XRP 转入交易所出货。

部分媒体曾根据链上记录统计,质疑瑞波官方转入交易所地址的 XRP 数量远高于其披露的销售数据,瑞波则在今年的三季度市场报告中解释称,某些用于 XRP 销售的钱包还向做市商提供短期租赁,这通常被市场参与者误解为销售,但这些租赁的 XRP 最终会退还给 Ripple,不过并没有实际证据支撑。

在高度控盘之下,瑞波方面有能力通过控制 XRP 出售数量来控制其市场流通量以及涨跌幅度,加密货币分析师 Peter brandt 曾在 19 年 3 月以 XRP 价格 K 线图为例发推表示:「庄家的动力在这个巨大的下降三角中发挥了作用,这说明市场是被操纵的,操纵者将价格维持在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

此外去年第四季度起瑞波还停止了在交易所程序化销售 XRP,仅面向合作伙伴场外出售 XRP,也是其减少 XRP 市场抛压的有效举措。

因此,XRP 近 2 年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币价波动幅度最低的主流加密资产之一,甚至还曾被戏谑地称为「稳定币」,许多投资者抱怨频频,但瑞波的 ODL 解决方案的推广也获得了初步的效果。根据瑞波产品副总裁 Asheesh Birla 今年 8 月的推特消息,截至今年第二季度使用 XRP 的 ODL 产品交易量已经占据整个 Ripplenet 交易量的 25% 左右。

不过也有数据显示 ODL 的发展状况并不乐观。根据瑞波官网,ODL 产品目前仅支持墨西哥,菲律宾和澳大利亚三个国家,同时今年以来面向机构客户的 XRP 场外销售金额也大幅下滑,前三季度销售额不及 19 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至于近期 XRP 价格大幅上升,一改此前的「稳健」路线,一般认为存在三个直接原因,一是 Ripple11 月底正式将美国银行添加到其 RippleNet 顶级会员名单,二是 Flare Network 宣布为 XRP 持有者空投其代币,三是 XRP 活跃地址数量创造新高。这三条信息尽管不算重大,但在市场情绪亢奋的情况下,XRP 被普遍认为存在较大补涨空间,很快成为市场炒作的热点币种。

瑞波的官方加仓也被部分人士认为是 XRP 上涨的重要原因。今年 10 月,瑞波在其 XRP 第三季度市场报告中表示,该季度总共购买了价值 4555 万美元的 XRP,这也是瑞波首次公开从二级市场购买 XRP,外界将其视为瑞波项目方开始拉盘 XRP 的重要利好,不过根据进一步资料分析,前述购买行为其实是瑞波新推出的 ODL 信贷产品的附加结果。

今年 10 月,瑞波宣布 ODL 客户开始可以测试使用信贷额度购买 XRP,即瑞波根据客户信用额度购买 XRP 借给客户使用,客户则需要对所借资产支付一定的费用。

也就是说,瑞波三季度市场报告中的 XRP 购买行为其实是瑞波代替 ODL 客户所实施,并会被客户发送至另一方金融机构,而不是瑞波官方的加仓行为。不过,这个举措或许也能吸引更多金融机构使用 ODL 解决方案,增加 XRP 的市场需求。

但 XRP 即便是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加密货币,并在近期迎来大幅上涨,但它的价值支撑仍然受到公众的大量质疑。相比其它主流加密货币所各自具有的价值存储、链上治理、质押生息、Gas 费等功能,XRP 对个体的使用价值相当有限,其跨境支付场景目前主要为金融机构所使用,在个人使用场景中面临着 USDT、USDC 等稳定币的激烈竞争。

尽管瑞波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已经被三百多家机构所采纳,但这并不意味着 XRP 的价值必然会随之上升,双方不存在锚定关系。

Morgan Creek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Anthony Pompliano 也曾表示,XRP 代币和软件公司 Ripple 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投资,例如瑞波拥有 xRapid、xCurrent 和 XRP 等资产,以及利润、现金流、对速汇金的投资和其它用于估值的指标。另一方面,XRP 没有创造或推动其价值,除了价格投机。

「部分散户投资者认为,通过购买 XRP,他们可以获得 Ripple 的财务业绩。这显然是不对的,如果 Ripple 成功了,那并不一定意味着 XRP 也会成功。」Anthony Pompliano 说,「我不想拥有一项未来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资产。它没有潜在的效用或价值驱动,让我可以指着它说,我有信心它会持续下去。

优证链通联合创始人兼 CTO 王玮向链捕手表示:「Ripple 将转账汇款功能和类似股权的概念混合在一起,给用户带来了模糊的想象空间。如果把 XRP 仅仅是用来转账的稳定币,那就不存在上涨的逻辑了。

对于外界的种种指控,瑞波过去几年也在尝试很多办法为 XRP 创造更多使用场景,包括大力推广 ODL 解决方案、大范围投资等。不过,这些举措也都是建立在瑞波大量出售 XRP 所获得资金的基础上,JP Morgan Chase 副总裁 Tone Vays 也曾评论称,与通过合法手段运营产生流动性的初创公司相比,瑞波依靠不断卖币具有了 「可笑的财务优势」。

这种「财务优势」使得瑞波有能力通过大量的补贴推动速汇金等金融机构使用 ODL 系统,提升 XDL 的市场购买需求以及流动性,相关信息也已经在前文进行详细分析。

另外一方面,瑞波推出 Xpring 计划大范围进行对外投资,据 The Block 统计,截止今年 6 月瑞波已在 27 个项目中投资了至少 5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资都与拓展 XRP 使用场景有关,例如向区块链游戏平台 Forte 投资 1 亿美元,后者将使用 Xpring 的开源 Interledger 协议以及开设 XRP 交易对;向加密货币 ATM 网络 Coinme 投资 150 万美元,使得 XRP 上线 Coinme 的 2600 多个 ATM 机;收购去中心化支付平台 Logos Network,其创始人还被任命为 Xpring 的「DeFi 产品负责人」,帮助瑞波构建基于 XRP 的衍生品、贷款、期货等 DeFi 生态。

瑞波的未来在哪里?

但目前来看,瑞波所投资项目的实际效用都很有限,并没有显著提升 XRP 在加密货币市场的使用价值。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瑞波目前所宣传的主要 RippleNet 客户也大多是瑞波的投资方或者被投资方,例如其投资方 SBI、桑坦德银行、暹罗商业银行、渣打银行等,被投资方速汇金、Bitso 等。

其中,瑞波与日本金融巨头 SBI 的合作最为典型,后者曾参与瑞波多轮私募融资,双方在 2016 年即成立合资公司 SBI Ripple Asia,在亚洲金融市场上推广 RippleNet 解决方案,并已经基于该解决方案实现日本与泰国暹罗商业银行(瑞波投资方)、越南 TPBank (由 SBI 投资)之间的跨境转账。今年 7 月,SBI Ripple Asia 还表示正在「与数家公司一起为 ODL 系统开展有限的试验和试点项目」,最晚于 2021 年初推出使用。

换言之,目前瑞波的许多解决方案的落地仍然在其利益相关方范围内,纯粹的外部客户数量并不多。「金融行业里面信任非常重要,包括生态参与者与公众的信任,瑞波背后虽然有一些国际大银行在支持,确实也能提升支付效率,但瑞波在行业的名声并不好,这种信任很难再向外部拓展。」资深行业研究人士章屹(化名)告诉链捕手。

同时,合规性也是 XRP 被更多应用的障碍之一,加密货币在很多国家和金融机构看来仍然不具有合法性。Ripple 的韩国合作伙伴 Sentbe 联合创始人 J Young Lee 今年就曾表示,曾测试过使用数字资产 XRP 作为流动性的结算解决方案,在韩国监管机构颁发的许可证条例不允许这样做,随后该公司转而使用 RippleNet 连接到更多的银行和金融机构网络。

为了进一步推动加密货币的合规进程,瑞波还推出大学区块链研究计划(UBRI),资助斯坦福大学等高校研究机构开展区块链与数字支付研究,仅第一批合作伙伴即投入 5000 万美元的资金,目前合作伙伴总数达到了 37 所。

慈善行动也是瑞波试图建立起良好社会形象的重要举措,例如瑞波官方在 18 年 3 月捐赠了 2900 万美元的 XRP 支持美国公立学校,瑞波创始团队在 19 年 4 月向旧金山州立大学商学院捐赠了价值 2500 万美元的 XRP,今年 10 月向 Mercy Corps 捐赠价值 1000 万美元的 XRP 捐款,加上 UBRI 总计捐赠超过 1.1 亿美元。

同时,瑞波还聘请了许多合规方面的专业人士加入团队,包括前纽约金融服务部负责人、BitLicense 创建者 Ben Lawsky,前彭博全球法规事务和公共政策负责人 Michelle Bond,前美国运通总法律顾问 Stuart Alderoty,美国前财政部长顾问 Craig Phillips 等,为瑞波提升其政府关系、拓展金融机构客户做出颇大贡献。

在这些动作的基础上,瑞波官方也还在持续为 XRP 的使用价值布道宣传。Ripple 首席执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近期就发推指出,他认为 BTC 作为价值存储是抵御通货膨胀的有效工具,XRP 具有速度、成本与可拓展性等优势,是一种合适的付款方式。

数字稳定币的发展也还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很多小众国家并没有与其锚定的具有公信力的稳定币,与这些国家的转账无法被稳定币替代。并且发行稳定币需要大量资产 1:1 存储在银行,不能作为流动资产使用,成本高、资金利用率低,XRP 仍难以被替代。」另一名行业研究人士 Ricky Liu 指出。

近几年来,全球多国央行宣布其数字货币计划,这也为瑞波提供了新的故事空间。瑞波在官网发文指出,各国央行不可避免会采用不同的解决方案和技术,目前也没有传统金融机构提出解决方案,RippleNet 的 ODL 服务使得金融机构可以利用 XRP 实现各国 CBDC 的直接交换,通过开放协议和标准实现 CBDC 间的互操作性。同时,XRP 这类中立、高效的数字资产可以减少强大国家的霸权影响,并有助于平息国际贸易支付系统中的竞争环境。

高度控盘之下币价如何波动都不足为奇,但讲再多的故事,都需要足够的实际成果与使用价值来巩固公众的信任,瑞波长期以来都被质疑「卖币为生」,XRP 则被大量投资者视为「空气币」,瑞波如今的种种举措都未能有效扭转前述状况,目前的希望也堪称渺茫。

人已赞赏
币圈资讯

【曝光】10月份最新整理的151个崩盘跑路问题名单,预警黑名单,远离资金盘!!_岳西首码对接百万现金拉新奖励

2020-12-1 22:15:57

币圈资讯

重新认识 AMM 风险和权衡:滑点与无常损失难以兼顾

2020-12-4 1:05: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没有人发言,快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