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钱币首创团队若何在所有权经济中合规地保留领导权:「合作社」模式值得借鉴

今年中旬万众瞩目的 Telegram 不得不与美国 SEC 杀青息争,向 Telegram Open Network 的投资者送还 12 亿美元,并支付 1850 万美元罚款。美国证券法一直是悬挂在所有加密钱币项目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由来已久的「互助社」模式或许能为加密钱币首创团队提供值得借鉴的出路。

撰文:Jesse Walden 与 Connor Spelliscy,前者为加密风投机构 Variant Fund 首创人、a16z 前合伙人,后者为宽带网络风投机构 Connectivity Fund 合伙人

编译:卢江飞

通过渐进地去中央化的方式,许多加密钱币初创公司乐成地将用户变成了项目或协议所有者,不少首创团队这么做的目的,是忧郁他们刊行的代币会被羁系机构视为证券,因此,才被迫在项目 / 协议代币刊行时「被迫」退出。

而另一种选择是,加密项目首创团队可以自主构建平台来打造一个基于「成员配合拥有」的民主架构,这样他们就能自信地介入到代币刊行之中,这种方式让首创团队在不牺牲向导力的情形下提高利益相关者权益、社区决议能力和产物质量。

问题:首创人放弃向导权,阻碍创新

当加密钱币项目进入到代币刊行阶段之后,首创团队常常会感应「不安」,有时不得不选择退出项目。之所以会泛起这种征象,主要是由于他们忧郁继续介入加密项目之后,羁系机构可能会将相关代币视作为证券,导致羁系风险增添。

那么,若是首创团队连续介入加密钱币项目会有什么潜在问题呢?实际上,若是代币持有人从他人治理或创业起劲中获得预期利润,那么此类代币就可能被视为证券。因此,若是羁系机构发现代币持有人所购置的代币存在「从首创团队的起劲中赢利」预期,那么相关项目刊行的代币就会被认定为证券。

为了制止此类风险,加密钱币首创团队往往会与项目「特定部门」拉开距离,他们接纳的主要措施包罗:

  1. 制止公然讨论相关代币;
  2. 制止提供 UI;
  3. 制止介入项目 / 协议治理。

有些加密钱币首创团队会选择直接退出项目,并为社区提供开源工具,这为去中央化向导权提供了机遇,更是一种值得称赞的方式,由于去中央化控制权和所有权是加密网络和所有权经济的主要原则。但问题是,一旦首创团队脱离项目,用户也会有损失,好比:

  1. 无法获得有加密项目有关的更多知识和信息;
  2. 可能导致项目失去向导力的风险。

我们以为,政策制订者可能更希望首创团队继续介入加密项目治理,这样既能为消费者提供辅助和支持,同时也相符羁系机构珍爱消费者的政策目的。但问题是,由于羁系机构尚未给出明确的指导方针,许多首创团队最终照样选择了放弃介入项目。

事实上,若是加密钱币网络接纳配合拥有、配合谋划、利益共享的「互助社」模式,那么他们完全可以放心刊行代币并涣散所有权,同时还能继续确保自己在项目生长过程中的向导力,更不必忧郁是否会违反证券律例。

需要注重的是,这种模式并不适合所有加密钱币项目首创团队!大多数情形下,这种模式甚至无法正常运作!

固然,许多加密钱币网络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纳了这种「互助社」模式,或者他们的方式实在与「互助社」模式有大量相似之处,这种模式最大的一个利益就是:首创团队转达给用户的是控制权 / 所有权,而不是证券。若是加密钱币网络的「互助社」模式不是异常显著,那么首创团队就该思量某些权衡取舍,并判断是否要让自己的加密网络与「互助社」加倍相似,这也意味着他们能在代币刊行之后继续在项目中施展向导作用,或是继续对项目做出有意义的孝敬

为此,首创团队必须致力于将「互助社」的价值和流程整合到自己的项目结构中(只管他们纷歧定需要正当地合并成一个类似于互助社的组织)。羁系机构在评估「证券」时通常更关注经济现实,而不是太注重形式,因此他们在审查项目的时刻会着重思量加密钱币项目是否实验使用「互助社」模式。

实际上,经由多次迭代之后,「互助社」模式的组织结构已经对照成熟,基本上都市优先思量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和团体介入。

在本文中,我们将重点先容美国执法和「互助社」模式,但对于加密钱币首创团队而言,还必须思量差别司法管辖区中类似组织结构的优势。举个例子,Nexus Mutual 已将其去中央化保险替换品组织转型为「全权委托互惠社」,这是一种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两国较为常见的「互助社」模式,在美国却没有类似的组织。

此外,本文没有提供周全的执法剖析,只是将「互助社」模式看作是一种替换性机构,并希望加密钱币团队和照料可以配合探讨相关问题。若是您以为这种结构很有用,需要与熟悉区块链执法和相关组织结构的状师做更深入的领会和讨论。

潜在解决方案:

让加密钱币网络遵照「互助社」代码规则

什么是互助社?

互助社是一种由小我私家(「成员」)自愿组成的自治协会,通过一家配合所有且由民主控制的企业(enterprise)来知足他们配合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需求和愿望。

与传统股份所有权模式差别的是,互助社成员收益分配与这些成员的初始投资并不成比例,而是凭据他们在互助社中的劳动、起劲和乐成所决议的,这种方式也被称为「互惠互利」。成员「惠顾」互助社的次数越多,他们获得的服务就越多,分配到这些成员身上的互助社收入也就越多。

互助社可以类似于传统企业,由于他们在某些职能和行事做法上异常相似,好比:

  • 通过选举组建董事会来制订组织政策;
  • 约请经理人来卖力公司运营。

确立互助社没有太多繁文缛节,以美国为例,你可以凭据各州执法注册确立,也可以根据非法人协会的方式来运营。在互助社治理方面,美国一些州政府的显示异常不错,好比怀俄明州和明尼苏达州等。

现在,市场上最常见的两种互助社形式分别是:消费者互助社和生产者 / 市场营销互助社。

  • 消费者互助社的所有者是从互助社购置商品或服务的消费者,REI、Navy Federal Credit Union 和 Pedernales Electrical Coop 都属于消费者互助社;
  • 生产者 / 市场营销互助社的所有者是商品生产者、或是配合加工和销售产物的劳作者,Sunkist 和 Dairy Farmers of America 都属于生产者 / 市场营销互助社。

值得一提的是,只管互助社和传统企业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然则互助社在所有权 / 控制权利益分配方面与传统企业存在根本性差异,这些区别主要有以下几点:

  • 互助社由成员拥有和控制,而不是股东——互助社的向导人通常由其成员选出,他们是产物或服务的使用者。与企业差别,在选举董事时,推出每个成员都有一票表决权,而不是凭据其持有的股份数目拥有表决权。
  • 收益是凭据成员互助社的使用数目分配给成员的——相比之下,在企业中,收益是凭据股东持有股份的数目分配给他们的。互助社的使用包罗许多流动,好比向互助社买 / 卖商品、或是通过互助社销售商品等。
  • 成员组建互助社是为了接受服务,而不是从整理事宜中获得财政回报——与公司股东差别,互助社成员更希望获得服务,例如针对某款产物构建市场、或是推行某项特定职能。然则,也可以通过激励方式吸引成员加入互助社,好比为成员提供一些财政上回报。举个例子,成员可以行使互助社更大的购置力获得打折优惠。有关互助社在财政方面的优势,我们会在下文中做进一步注释。
  • 资源通常是由成员和债务持有人,而不是股权投资者提供的——一般来说,互助社召募资金有以下几种方式:
    1. 通过会员费直接捐钱;
    2. 通过与成员杀青协议,凭据赞助情形扣留成员一部门净收入;
    3. 在每笔产物销售中保留一部门所得收入。不外最近互助社也最先探索其他多种融资机制,好比出售优先股,这种优先股既是债务又是股权。优先股之所以被以为是债务,是由于优先股通常会提供利息,最终还能根据面值赎回,而且优先股持有人还可以获得某些其他权力,好比按比例分配的权力、优先购置权等。

在剖析加密代币是否会被定性为「证券」时,为什么「互助社」模式能够提供有用的框架?

涉及互助社的「所有权」不会被认定为证券。

互助社所有权问题上,美国有两个案件对照着名,一个是 United Housing Foundation, Inc. 起诉 Forman 的案件,另一个是 B. Rosenberg and Sons, Inc. 起诉 St. James Sugar Cooperative, Inc. 的案件。凭据这两个案件的最终裁决效果,美国执法不会将代表与互助社中成员资格或股票相似所有权的代币认定为证券,在这两个讯断中,法院都以为代表互助社成员身份和所有权的「股票」并不属于证券界说的局限。

在回首 United Housing 和 B. Rosenberg 起诉的这两个案件时,一位执法行业评论员指出:「《证券法》以为互助社成员是举世无双的,只管名称和形式与证券有些相似,但通过互助原则确立的关系,才是让羁系机构识别、并把投资工具清扫在证券身份之外的真正缘故原由。」

在 United Housing 诉讼案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赋予购置者在住房互助社中栖身权力的「股票」不是证券。之所以做出此决议,部门缘故原由是由于这些「股票」不具备传统意义上与股票相关的特征,而且这些所谓的「股票」无法转让给非承租人,也没有凭据所拥有的股票数目来分配投票权,更主要的是——这些「股票」无法升值。此外,互助社并没有想要追求、吸引投资者,相反他们特别强调了互助社的性子是「非营利」的。

在 B. Rosenberg 诉讼案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互助社营销机构中的「股票」不是证券,部门缘故原由是这种「股票」无法转让、不分红、而且每个成员只能投票一次。此外,法院裁决本案中的「股票」不是证券的另一个缘故原由,是以为证券买卖有一个显著特征,即:投资者仅受圈外人起劲获得投资回报的远景所驱动,但若是购置买卖是出于一种「使用所购商品」的盼望,那么《证券法》就不适用于此类买卖。

美国最高法院在这两起诉讼案件中都参考了「Howey 测试」,效果发现对互助社的投资并不反映对配合企业的资金投资(该配合企业的利润完全来自于他人起劲),而互助社的生长方向完全取决于互助社成员的自身起劲。实际上,互助社成员对组织有适当水平的控制(即对利润的盼望取决于成员自己的起劲,而不是他人的起劲),因此也证实他们所投资的器械并不是「证券」。

若是你想对有关 Howey 测试中「他人起劲」的司法处置有进一步领会,可以参阅 Foxfield Villa Associates LLC 起诉 Robben 的案件,本案还探讨了有限责任公司(LLC)的问题,另外 Schaden Test 的一些要害结论和用法实在适用于互助社。

加密钱币网络可能无需正式成为互助社即可受益于有利的 「非证券待遇」。

加密钱币项目可能不需要合并为互助社,即可受益于法院为互助社提供的、有利的「非证券待遇」。实际上,加密钱币项目也许只需要具备一些合并互助社结构的元素即可,这些元素能让代币销售的经济实质(economic substance)类似于互助社股票的经济实质。

在 B. Rosenberg 诉讼案中,美国最高法院以为在明确「证券」一词局限的时刻,应该首先忽略其名称或形式,而是要把关注重点放在经济现实上(economic reality)。法院和羁系机构经常在加密钱币的靠山下讨论和应用这一原理,例如在讨论加密钱币时,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官员威廉·辛曼(William Hinman)就曾提出:「……我认可最高法院已认可,若是某人只是为了消费而购置资产,那么这种资产可能就不是一种证券……然则,相关买卖的经济实质始终取决于执法剖析,而不是标签。」 

正如我们在前文中所述,本文绝对不是在提供周全的执法剖析,若是您以为互助社这种结构很有用,需要与熟悉区块链执法和组织结构的状师做更深入的领会和讨论,我们也迎接其他人加入,更深入地学习相关主题知识。

代币项目应若何应用这些教训?

对于刊行代币的加密钱币项目首创团队而言,应思量自己的组织是否有足够功效可以合并、或是已经合并成互助社,以便从这种怪异结构和「非证券待遇」中受益。在这种情形下,代币持有者将有权获得网络成员资格、一定量的互助社使用权益和 / 或其他利益。那么,我们若何在加密钱币项目中行使互助社的某些功效呢?针对这个问题,下面将做一些简要探讨:

决议民主化

决议民主化可以有以下两个措施:

  1. 允许代币持有人投票选择项目治理层和董事会成员;
  2. 允许代币持有人投票决议是否举行协议升级

许多加密钱币网络已经允许代币持有人为网络治理做出孝敬,然则这些代币持有者的决议权通常与自己所持有的代币数目成比例,而不是赋予每小我私家 / 实体同等投票权,无论他们持有的代币数目若何。

只管决议有一定民主性,然则当成员选举专业有用的向导时,互助社仍可以有用地运作,其一样平常角色可能类似于公司高管。若是加密钱币项目首创团队想要继续担任正式的向导角色,可以接纳以下几个方式,好比:

  1. 可以通过选举担任董事会职务;
  2. 可以通过任命方式担任治理职位
  3. 可以成为非正式互助社向导成员。

互助社可能还需要某种形式的 KYC 协议,这样就可以验证用户的怪异个性(KYC 还可能有用解决其他治理问题,例如 Sybil 攻击)

限制代币转移,专注于代币实用性,而不是价钱

加密钱币项目可以革新组织架构,也可以对外营销推广,这样代币持有者就不会只期望通过代币赢利,而是想要被激励通过购置代币来吸收相关服务。此外,代币应该是不能转让(非互助社成员但计划使用服务的人除外),此特征实在已有实例,好比 DeFi 保险项目 Nexus Mutual,该项目将一些去中央化买卖所(DEX)和自动化做市商(AMM)纳入白名单,这些去中央化买卖所和自动化做市商只允许经由验证的会员才气举行买卖。据推测,这种模式可以使流动性随着网络规模和会员基础的扩大而扩展。

在上文提到的 Union Housing 和 B. Rosenberg 案例中,美国最高法院都以为代表互助社成员权益的「股票」不是证券,部门缘故原由是这些「股票」无法升值(至少在财政上不会升值),而且只能转让给真正使用互助社服务的其他人。但实际上,互助社持有的资产的价值不太可能保持稳定,价值转变最终将会传递给互助社成员。

另一个判断依据是,代币持有人是否有可能从「购置代币」这个行为中获得收益,但这个实在异常容易判断。美国联邦法院已经意识到互助社的「股票」纷歧定是一种证券,只管互助社会员的「股票」价值可能会增进并使之从中赢利,但这种获得收益的可能性也许与「会员从互助社中获得商品和服务的焦点目的」有关。不仅如此,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在这方面的羁系态度实在也对照明确,他们已经向几家「股票」具有升值或贬值能力的互助社发送了「不接纳行动函」,也意味着不会对这些机构接纳执法行动。

不外,在限制代币转移、专注于代币实用性而非价钱方面,也不清扫两件事:

  1. 互助社会一个高效的买卖平台;
  2. 允许成员从介入互助社中赢利。

举个例子,在 DeFi 保险项目 Nexus Mutual 中,其营业章程中就有一项条款划定,即:当思量到所有成员的利益时,Nexus Mutual 在歇业之前不得盈利,但单个成员可以通过在 Nexus Mutual 买卖平台上承保而赢利。就平均而言,购置保险的会员有可能会泛起亏损,而选择承保的会员会盈利,总体来看整个项目并没有实现盈利。

很显著,Nexus Mutual 的实例说明:相对于其他资产,若是互助社持有的资产自己泛起增值(例如,互助社持有 ETH,而 ETH 的美元价钱泛起增进),那么成员就可以团体受益。

凭据代币持有人对网络的赞助情形,将收益分配给代币持有人

许多加密钱币网络已经允许这一原则转变,好比允许代币持有人通过借贷或抵押代币来获得抵偿。在加密钱币行业里,凭据代币持有人对网络赞助情形将收益分配给代币持有人的一个最好例子可能就是 UMA 的开发者挖矿(Developer Mining),在这种情形下,开发者可以凭据他们设计的金融合约总锁仓量来获得奖励。换言之,开发者会基于他们对网络的使用来获得奖励。

对于互助社来说,加密手艺实在提供了一次改善传统赞助方式的机遇。举个例子,加密钱币网络更容易跟踪用户行为并适时推出具有通胀特征的代币,旨在奖励那些较早使用代币的会员。

依赖成员、债务人、优先股股东…以及其他人的财政捐助?

互助社可以通过成员捐钱(众筹的「远亲融资模式」)、债务融资和出售优先股来筹集资金,好比 Nexus Mutual 可以通过向会员出售其 NXM 代币来筹集资金,这些会员可以行使这些代币使用智能合约,一方面可以提升智能合约覆盖率,另一方面也能提升市场介入率。不外,类似于 Nexus Mutual 的融资方式还没有在美国举行过测试,但令人鼓舞的是,已经有一些极具潜力的互助模式正在引领数字时代创新。

提供一致性的项目信息披露

在判断加密钱币是否会被认定为「证券」这个问题时,向代币持有人披露项目信息的透明度和一致性可能对加密钱币首创团队来说也是有利的,而且提供一致性的项目信息披露对开源加密项目来说实在异常利便。

2012 年,Minn-Dak Farmers Cooperative 乐成申请到了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的「不接纳行动函」,该互助社状师以为,羁系机构之所以会赞成 Minn-Dak Farmers Cooperative 免于证券挂号,部门愿意就是由于他们已经向会员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此外,美国法院在评估 Howey 测试中「他人起劲」时会接纳 Schaden Test 磨练法,该磨练法中最主要的一项判断因素就是看投资者是否有「获取信息的渠道」。加密钱币项目披露信息越容易获得,就越容易证实代币不是「证券」,这是由于《证券法》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促进充实披露投资决议所需的信息来珍爱投资者。

有关互助社和加密钱币的进一步讨论,请参阅本文作者 Jesse Walden 之前的文章《已往、现在、未来:从互助社到加密网络》(中文翻译: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978316331222.htm)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执法、营业、投资或税务建议的依据。关于这些问题,你应该咨询你自己的投资照料。本文对任何证券或数字资产的引用仅作说明之用,并不组成投资建议或提供投资咨询服务的要约。

人已赞赏
币圈资讯

比特币是避险资产照样贮备资产?它对金融天下意味着什么?

2020-12-9 19:59:43

币圈资讯

大盘下跌,空头再次来袭

2020-12-9 20:00: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没有人发言,快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