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送型、交易型、权益型,那些商业银行发行的数字藏品,蕴藏千亿潜能

2022年以来,万物皆可“元宇宙”,数字藏品成为了热捧的新兴赛道,商业银行也成为其中的重要参与者。不过值得关注的是,5月29日,调查发现,相关概念的火爆也让“黄牛”贩子盯上了这块蛋糕,一些“黄牛”将收购银行数字藏品作为“噱头”宣传,实则是诱导用户为其推荐的交易平台拉新揽客。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类行为很可能是诈骗平台的“马甲”,用户需要对此保持警惕。银行方面也应保障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标识,不可篡改,不支持向第三方二次转移,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价格炒作、有偿转售等违规行为。

当前,金融机构服务同质化明显,因此不少机构力图在差异化竞争中脱颖而出,无论是虚拟金融服务的场景还是新型的资产交易,都存在不小的可能性。

无论是国有大行及股份制银行,还是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与金融科技赋能成为提高服务质效的一个策略点,而元宇宙的探索也为其提供了实践的新土壤,数字银行、数字藏品、数字员工等相继推出。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积极接纳新兴事物的同时,还应警惕其带来的新风险与挑战,“从国内情况来看,数字藏品成为金融机构承接元宇宙数字资产的重要渠道,在监管的允许之下,其他数字资产的落地与运行模式尚待开发”。

1.国有大行进军数字藏品

日前,邮储银行山东省分行与山东首个国有数字藏品交易服务平台“海豹数藏”达成战略合作,成为山东首家进军元宇宙数字藏品领域的银行。据了解,其将以独立母品牌IP化数字藏品的身份登陆“海豹数藏”平台,运用区块链和大数据等技术,陆续发行首批5件限量数字藏品。

除此之外,邮储银行山东省分行数字虚拟人AI品牌推荐官的发布也排上日程。而在“海豹数藏”平台上,还将看到该行开设的数字金融馆及专区,与多个品牌展开联名计划,实现数字藏品在线交易。

5月份以来,其他银行也有相关动作。5月13日,西安银行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介绍了一项活动,公告在该行成立25周年之际发行定制数字藏品,免费发行共计25000份。西安银行数字藏品在大唐链进行版权存证,相关存证内容已同步大唐链上公信力节点,仅供访问、学习、研究、欣赏、展示和分享等非商业目的使用。

实际上,这并不是西安银行首度发行数字藏品。今年农历正月期间,西安银行就曾推出《纳福虎》的头像数字藏品以及系列元宇宙“潮玩”,吸引了不少客户的眼球。

稍早前,北京银行也以“京”形象为基础,临近虎年春节推出了“京喜小京”数字藏品;中国平安以两只华南虎幼崽为原型,打造了8幅数字艺术藏品,每幅限量发行2022份;农业银行陕西分行,则是推出了“抗疫小豆”城市英雄系列数字藏品,其中第一期藏品在今年1月13日公益上线后,短短时间内全部售罄。

“银行通过发行自家的数字藏品,可以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在增加影响力和品牌效应的同时带来流量,甚至是业务收入。”有银行从业人士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银行以数字藏品为客户提供有关服务时,还可以实现向客户鉴权、授信、抵押、转化等金融服务,丰富产品与服务种类。

2.当金融碰上元宇宙

去年11月18日,百信银行发行了“4 in love”四周年纪念数字藏品,并同步推出AI 虚拟品牌官的二次元形象,成为我国银行业内首个推出的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收藏和使用,实质上可类比为一种具备中国特色、符合我国监管的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

每个数字藏品都代表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或其限量发售的单个数字复制品,记录着其不可篡改的链上权利。因此,数字藏品与虚拟货币等同质化代币存在本质不同,有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的实际价值做支撑,也不具备支付功能等任何货币属性。

在元宇宙这片尚待探索的领域里,不仅仅是开发数字藏品,作为重要的参与机构,银行们也在迎接中新技术中进行尝试。

2021年12月27日,工商银行河北雄安分行作为首批金融机构,入驻百度开发的元宇宙产品“希壤”;百信银行随后公布首位虚拟数字员工AIYA,作为该行的“AI虚拟品牌官”。今年1月初,江苏银行宣布,基于对互联网金融发展和数字化金融底层逻辑的研判,将结合自身优势积极布局金融“元宇宙”。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也在当月公布首批成员接纳名单,浙商银行位列其中。

此外,中原银行、微众银行、江南农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纷纷开始宣布自家探路元宇宙的行动,其中,数字员工、数字藏品成为主赛道。

“技术以及商业模式的落地还需要多方位研判。”某城商行人士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尽管当前包括中小行在内的银行业,都对元宇宙的探索表现出了积极布局的态度,但实际上内部的运作还需要更加审慎的研判,警惕“一头热”。

有分析人士指出,元宇宙概念之下,凭借区块链等技术使得数据可以被确权,以此推进流通、交易,丰富了资产的形式,而金融机构则是承接此类资产转变的主要参与者。

3.多家银行“试水”元宇宙

当下,数字藏品风头正盛,亦成为各路资本探路布局的方向。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包括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地方性银行均对数字藏品有所布局。

梳理各家银行发布的数字藏品产品可以发现,多以字画艺术品、卡通形象形式出现。例如,西安银行(600928)推出的《纳福虎》头像数字藏品,围绕虎年题材绘制的插画艺术作品《纳福虎》铸造而成,共包括五幅:福、禄、寿、喜、财,分别代表对幸福、事业、健康、喜庆、理财五个方面的人生希望,收藏者可自行设置为手机银行头像、微信头像。

中原银行近日推出的纪念版数字藏品“中原银行原小虎”,在虎年生肖形象的基础上,融入中原地区传统文化和旅游元素,总发行量为2022个,其中含有186个隐藏款。

从使用性来看,银行推出的数字藏品仅供访问、学习、研究、欣赏、展示和分享等非商业目的使用,意在增加自身的影响力和品牌效应,每个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标识,不可篡改,不支持向第三方二次转移,也不具备支付功能等货币属性。

在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看来,当前银行推出的数字藏品更多只是区块链技术和线上艺术品的结合,从技术上来讲没有更多的创新,区块链技术能够结合的场景都可以做类似面向C端投资者的产品,价值不好衡量。

数字藏品是银行布局“元宇宙”的又一大尝试,也是银行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又一体现。尽管当前包括国有大行、中小银行在内的银行业,都对数字藏品的探索表现出了积极布局的态度。不过,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市场上已经有身份不明的人士,借收购银行数字藏品为名,为交易平台揽客。

“潜力巨大、升值空间高,收购各类银行数字藏品”“三位数收购银行数字藏品,有需求的私我”。5月29日,一些“黄牛”贩子在公开收购银行发行的数字藏品,并用升值空间大、盈利空间高等话术吸引数字藏品持有者前来围观。

银行的数字藏品大多为免费领取,且具有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不可复制、永久存储等特点,出售之后如何进行二次售卖?一位“黄牛”道出实情,“收购银行数字藏品就是吸引用户的方式,最主要的是要推荐我们马上新上线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在“黄牛”的引流下,该平台展示了多款数字藏品信息,售卖价格在9.9-39元左右,用户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信息、绑定银行卡才可以参与交易。“邀请20名新用户完成实名注册就可以得到回收藏品的费用。”这位“黄牛”介绍称。

另有多名“黄牛”的操作也大同小异,均将收购银行数字藏品作为“噱头”宣传,实则是诱导用户为其推荐的交易平台拉新揽客,大多数“黄牛”提供的注册链接均为网页版本,并未有实际应用程序可供用户下载。北京商报记者实测多个平台后发现,在注册和购买一整个流程中无一例外,用户均要向交易平台提供身份证、手机号、姓名、银行卡等个人信息。在实名认证成功后,交易平台便会为用户提供数字藏品的交易以及转卖服务。

此类“黄牛”交易行为最终指向的是疑似非法平台,这类平台并未在正规应用市场中上架,并且缺乏与运营主体相关的重要信息展示,很可能是诈骗平台的“马甲”,用户需要对此保持警惕,不轻易输入自己的银行卡号、身份证信息,以免招致后续信息泄露乃至资金损失的风险。

在元宇宙概念火爆的当下,数字藏品风头正盛。“数字藏品首先要界定其属性,究竟是按照金融的路子,还是电商的路子去管,界定其属性之后才能够有的放矢,出台针对性的监管规定。但不论如何,此类业务都需要建立起相应的消费者资金保护机制,不能使这些资金随意被机构扣押、挪用”。

此外,由于数字藏品市场目前尚处发展的初级阶段,仍面临较多不确定性风险。已有多家银行表态称,每个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标识,不可篡改,不支持向第三方二次转移,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价格炒作、有偿转售等违规行为,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也提醒称,“银行推出的数字藏品可以用来分享、收藏,不能进行二次出售和贩卖”。

注意:
不建议对任何平台有投入,请确保了解并接受我们的《免责声明》。

QQ社群:43479892点击加入社群
微信社群:添加V信:zaoyun8备注来意
提醒声明:仅供阅读学习,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若涉资金交易,请明辨风险,勿上当受骗。
收藏网址:
XEO数藏永久网址XEO6.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