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家数字藏品挑花眼,国内NFT市场等待浴火重生

近日,数字藏品行业进入多事之秋:iBox链盒发售的“十二天宫”藏品持有者在网上质问平台该藏品未来是否还有出路;徐悲鸿美术馆官博发布声明,称幻核发布的徐悲鸿墨马系列并未得到授权;诸如iBox、天穹等数字藏品平台充斥着大量大学生,引发外界争议。

不少衍生出二级交易市场的数字藏品平台,更是直接玩起了“金融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有人暴富,有人血亏,每天都有平台在发布新的数字藏品,也有炒价者试图通过转卖牟利。

当然,当下数字藏品行业亦不缺真正用心的玩家,行业面临的市场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增大,对这一有望在2026年突破300亿规模的市场来说,它需要时间沉淀下的大浪淘沙,需要不断以良币驱逐劣币,方能走向黎明。

逐梦数字藏品

目前,我国已有数字藏品企业超过500家,从产业链可划分为版权方发行方底层技术提供方以及交易平台,贯穿数字藏品的铸造、交易与流转完整的生命周期。

版权方主要提供数字藏品的原始IP,其主要包含唱片公司,电影、动漫、电视剧等出品方,游戏制作方,自由设计师,艺术家等多种类别,位于产业链的最上游。

发行方则主要针对数字藏品的发行,其可以是版权方或授权方,通过对作品进行二次创作,呈现原型设计以及数字化产品。

底层技术提供方则旨在将发行方所提供的设计作品进行链上铸造,实现数字藏品的数字化形态与映射,原则来说,技术提供方可以是任意一条联盟区块链。

最后则是交易平台,主要实现数字藏品的交易,相比于一般的商品,数字藏品具备虚拟性、难流转、高度依赖底层等特点,对交易场所具备更高的依赖性。

按照传统零售的“人、货、场”理论,平台其就是数字藏品的“场”,通过聚集流量与商品以便于数字藏品的交易磋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基本贯穿数字收藏品的整个生命周期,其可直接提供数字藏品的铸造、发行与流转,若要实现大规模的交易,平台将是其的关键支点。也正因此,当下的数字藏品市场体现出需求未热,平台先行的发展现状。

宏观来看,国内500多家数字藏品平台背后势力复杂,不过,文化科技类公司明显占比较高,比如投资得月的三七互娱、投资优版权的天舟文化、推出元视觉的视觉中国、投资Zverse星图比特的风语筑、推出凰家艺品的凤凰网、推出瞬元Simeta的顺网科技等。

此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国资也在入局数字藏品赛道,比如成都电视台推出了斑马中国、陕旅集团推出了Hi元宇宙,此外,诸如洞壹元典、唯一艺术、元视觉、Bigverse等数字藏品平台背后也站着国资。不过,在500余家数字藏品平台中,有国资背景的并不多。

过去10多个月里,关站、停运、下架的数字藏品平台并不少,但是,新的平台也在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五月底,中文在线便上线了面向元宇宙的第一个数字藏品平台第五境面,这也让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总量整体呈快速上涨趋势。

能有如此多的玩家入局,除了未来可期,也在于入场门槛并不高。

区块链技术是数字藏品发展的基础,有的公司虽然没有掌握区块链技术,但是可以直接合作技术支持方。在镜象娱乐整理的50家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数字藏品平台中,除了阿里、腾讯、京东、百度等,很多公司都是选择合作较为主流的区块链,比如以太链、币安公链等。

不过,也有少数发力技术的玩家,比如UTON MOS背后的和数集团便自主研发了和数链。

500余家平台角逐,市场竞争自然异常激烈,因此,不少数字藏品平台也在尽力实现差异化,比如薄荷定位“中国首家数字潮玩平台”、ibox聚焦“高端数字藏品”、元视觉主张“帮助艺术家把数字作品转化为数字资产”。

但整体来看,当下数字藏品平台的区别度并不高,反而同质化趋势日益显著。文物类、艺术类数字藏品的拥挤现状,便是最直观的证明。

宠儿诞生

目前,幻核发布的徐悲鸿墨马系列藏品与徐悲鸿美术馆的争议仍未有定论。徐悲鸿美术馆指出幻核并没有得到授权,侵犯了自己的知识产权,但幻核的回应是,徐悲鸿先生已经过世五十年,发行不需要得到美术馆的授权。

抛开是非公论,这件事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即徐悲鸿的画作开始在数字藏品市场流行起来。

除了徐悲鸿最为知名的“骏马”系列代表作,他的《比翼》也将发布数字藏品,该产品是创造宇宙数藏平台旷世大师数字藏品系列的首发作品,之后,该系列还将上线齐白石代表作《大富贵亦寿考》。

万物皆可NFT,如今,数字藏品能够指向艺术、游戏、域名、门票等任何内容,过去一年,我们也见过各式各样的数字藏品,比如安踏发布的冬奥纪念版数字藏品、B站上线的数字艺术头像“鸽德”、NIKE发布的“回响全明星”系列数字藏品,但是,如果要说哪类藏品是平台们的宠儿,那无疑是文物类、艺术类等。

5月17日,有40余家数字藏品平台在发售新作,其中近一半平台发售的为文物类、艺术类数字藏品,比如Hi元宇宙的唐三彩腾空马、七级宇宙的饮中八仙图、唯一艺术的唐宫夜宴系列、凰家艺品的梵高经典作系列等。除此之外,便是一些盲盒、虚拟时装等常规藏品。

目前,较早入局数字藏品赛道的鲸探,也将文物类数字藏品视作了发力重心,其与广东省博物馆、安徽博物馆、河北博物院等合作,先后推出了《逆风》徐悲鸿画作代表作、元青花人物图玉壶花瓶、兔尊、人首蛇身玉饰等数字藏品,售价基本在30元左右。

可以说,诸如各大博物馆、徐悲鸿美术馆这样的文化主体,已经成为了数字藏品主要的IP方之一。

对数字藏品平台来说,文物类、艺术类的数字藏品很好地解决了产品的“价值问题”。自火爆以来,数字藏品市场的产品品质一直参差不齐,价值难以衡量,如今,各大博物馆以及徐悲鸿美术馆等将馆藏资源与区块链产品融合,这些馆藏资源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历经时间沉淀,自然更具含金量。

而对消费者来说,文物类、艺术类的数字藏品消除了他们与艺术的门槛。在现实世界,多数文物陈列于博物馆中供游客鉴赏,一些艺术品虽会流入市场,但价格远非常人能及,而如今,数字藏品兴起后,只需几十元,普通人就能拥有一个标注唯一序号的虚拟文物,这也是诸如“妇好鸮尊”、“越王勾践剑”等数字藏品上线就被抢购一空的原因。

但是,大量平台将目光瞄准文化类、艺术类数字藏品后,同质化竞争也成为了行业的痛点,如今,徐悲鸿的骏马数字藏品就颇有泛滥成灾之意。除了幻核的墨马系列,数字猫、鲸探、虚猕数藏、芒境·人民艺术馆等多个数字藏品平台都已发行过或正有徐悲鸿作品在发售,比如数字猫的“宋人匹马”、时藏的“徐悲鸿《马》”。

虽然文化类、艺术类数字藏品自带价值光环,但不少数字藏品平台只是将实体藏品简单搬至线上,随着推出此类数字藏品的平台越来越多,该类藏品的市场价值和消费者收藏热情都会逐渐走低。

《“十四五”文物保护和科技创新规划的通知》中提出,要推动博物馆发展线上数字化体验产品,由此来看,文物类、艺术类数字藏品未来必是大势所趋。只是,未来各大平台不能简单停留在照搬复刻的阶段,还需更注重创意和文化底蕴的凸显,如此才能最大程度挖掘此类数字藏品的潜力。

灰色地带

不过,同质化竞争其实并不是这个行业当下最大的痛点。

数字藏品行业刚刚发展起来,它所面临的知识产权争议、同质化竞争、缺乏价值衡量标准等问题,是很多行业初兴起时都会面临的。如今,不少中尾部数字藏品平台深陷灰色地带,才是值得警惕的。

目前,放开数字藏品交易的平台不在少数,iBox链盒就是其中之一,该平台向用户提供寄售服务,用户可以自由转卖已拥有的数字藏品,售价由用户自行决定。今年5月份,iBox链盒曾发售数字藏品“大千文墨”,首发价格为199元,但之后迅速在平台内被炒至上万元,最高甚至达到99999元,类似的藏品在iBox还有众多。

iBox能在短期内迅速蹿红,与其开放藏品交易,且平台通过大量活动刺激交易紧密相关。各路抄底者的疯狂涌入,让诸多产品都能在iBox上被炒火,不管其有没有价值,这也让iBox链盒很快从炒价者的天堂变成了某些散户的噩梦。

如此,新进的玩家大多成为了接盘者,很多想要捞一笔的投机者,也成为了操盘资本的韭菜。或许,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的接盘者,但现实是,货往往猝不及防就砸在了手中,最终,卖得出去的成为了NFT,卖不出去的成为了JPG。

面对利润、流量及市场竞争的压力,想要成为和努力成为iBox的数字藏品平台还有很多。

此前,网上曾爆出寻迹数字藏品平台的内部聊天记录,寻迹申请二级牌照的审核失败后,得到消息的用户“严重消极”、“群里骂声一片”,对此,寻迹运营部的态度是“先能挣多少是多少吧,应该还会有部分老用户买单。”

显然,有的平台和用户,就是为了“金融游戏”而来。如今,在网上随手一搜就能看到,关心“数字藏品怎么玩”、“数字藏品真的可以一夜暴富吗”、“数字藏品是骗局吗”、“数字藏品怎么薅羊毛”的人并不在少数。

这不是一个健康的行业应有的舆论,也让外界开始质疑数字藏品究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还是一个顺应市场需求自然诞生的行业。

如果要形容当下数字藏品行业的发展,只能说它是一个仍处于野蛮生长期的新产业,以巨大的利润空间和未来想象力吸引了各方势力,这些入局的玩家推动数字藏品行业的规模不断壮大,其中一些专注于“金融游戏”的玩家,也让这个行业乱象丛生。

数字藏品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凭证,具有唯一、不可分割和可追溯等特性,可用来标记特定资产的所有权。其之所以能迅速“出圈”,是因为在现有的一些应用场景中,人们捕捉到数字藏品可能给生活带来的改变:当数字藏品遇上绘画、音乐等艺术品时,艺术创作领域长期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难题能得到较好的解决;当数字藏品遇上金融时,各类金融票据不仅能够确权认证,还便于跟踪追溯;当数字藏品遇上元宇宙时,虚拟空间便拥有了丰富的、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人们期待,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数字藏品有望与现实世界中更多实物相结合,成为链接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桥梁,为数字经济创造无限可能,给社会发展与治理带来新的机遇。

想象很丰满,现实还有点骨感。总体上看,由于涉及场景较为复杂,落地模式不够清晰,数字藏品的实际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远未达到生态开放、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然而,各类投机炒作活动却已经有了苗头,一双虚拟球鞋、一个概念性头像、一张卡通图片等以“天价”交易的新闻频现,一些用数字藏品概念包装宣传、夸大收益、骗取投资的“莫须有”项目也已冒头。越来越多消费者将目光聚焦在数字藏品这一概念,而非作品本身,花样百出的噱头、千奇百怪的产品,逐渐偏离了数字藏品本身的技术内涵。

阿里巴巴集团此前发布的4款奥运云徽章数字藏品。

与虚拟货币天然的“近亲”关系,还导致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存在合规风险、消费者买卖时存在流动性风险。法律监管的空缺、属性定义的不明,也使得数字藏品存在金融化倾向及暴涨暴跌、炒作欺诈、非法集资、赌博洗钱等风险。

任何新技术的发展,既需要包容又不能纵容,既需要创新也不能出界。当我们积极拥抱数字藏品时,不应该忘了对技术发展的引导和规范。监管部门应紧跟创新步伐,密切跟踪数字藏品发展动态,加强对技术的研究分析,积极探索监管方法、治理办法;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严厉打击投机炒作行为,以规避可能的金融或法律风险。新技术只有建立在安全的市场环境、健全的法治秩序中,才能健康有序发展。

技术是中立的,所释放的最终价值取决于使用者。站在技术的新风口,企业、平台既要富有创造力,也要守好边界、尊重规律。目前一些“天价”数字藏品的实际应用意义并不大,许多现实场景与数字藏品结合的安全性还需充分验证,随意夸大数字藏品的概念外延,或者一心投机变现,都不符合科技进步规律,也不是产业发展的长久之策。数字藏品开发者、运营者还需不断技术攻关,推动集成创新,构建全产业生态,让数字藏品有个好前程。

声明: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注意:
不建议对任何平台有投入,请确保了解并接受我们的《免责声明》。

QQ社群:43479892点击加入社群
微信社群:添加V信:zaoyun8备注来意
提醒声明:仅供阅读学习,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若涉资金交易,请明辨风险,勿上当受骗。
收藏网址:
XEO数藏永久网址XEO6.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