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板块深度分析(解析NFT数字资产概念大火)

2022年5月17日,iBox平台nft全线下跌,多个图片式数藏系列跌幅超过70%。此前,世界上第一条推特被制成NFT后曾以290万美元高价卖出,而一个月前,其首轮最高售价为280美元,仅是最终拍卖价的万分之一。

一时之间,曾经风光无限的NFT(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跌落神坛。烽烟四起之际,NFT是否会重蹈“比特币们”跌宕起伏的覆辙?谷河青年记者采访到交易平台和投资者,发现有不少交易仍活跃于某些灰色地带。

#01

NFT接棒元宇宙成为投资新宠

2021年,就在元宇宙、区块链火热之际,NFT迅速蹿红,一跃成为《柯林斯字典》年度词汇,也因此,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

2021年2月25日,佳士得纽约拍了一件名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的NFT艺术品,起拍价100美元。经过15天竞拍,最终成交价6934.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1亿元。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把第一条推文制成NFT出售,最终以290万美元价格卖出。NBA球星库里花费大约18万美元购买无聊猿NFT头像。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NFT和比特币、以太币等同质化代币不同,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

与NFT这一概念同时出现的,还有早就爆火的元宇宙、区块链技术。所谓元宇宙,就是一个虚拟世界,区块链则依赖于计算机、密码学等技术,可以理解为一个共享的、不可篡改的账本。

那么,它们和NFT之间是什么关系呢?中山大学软件工程学院黄华威副教授接受谷河青年采访时表示:“首先,区块链是NFT与元宇宙的底层基础设施。因为区块链可以记录NFT与元宇宙中产生的所有需要上链存储的交易与事务的记录,相当于为NFT或元宇宙的用户提供了一个透明、可信、可追踪、可确权的账本。其次,NFT可以在元宇宙中使用或者交易流转。不过,即便没有元宇宙,NFT也可以独立存在于网络空间中。”

本质上来讲,NFT是一项数字技术,这一技术可以运用在数字作品、游戏设备、虚拟土地上……因此,市场上的NFT包罗万象,如NFT艺术品、NFT头像、黑胶NFT,甚至有以NFT形式拍卖的世界上第一条短信、史上第一条推特等。

NFT火热的浪潮之下,“万物皆可NFT”似乎并非虚言。

据Non Fungible数据,2021年NFT买家数量和卖家数量都实现了大幅增长,交易均价为807.52美元,相比去年仅为49.18美元的均价涨势强劲。从市场规模来看,2021年NFT市值达168.98亿美元,同比增长44.4%。

数据来源:NonFungible NFT市场2021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NonFungible NFT市场2021年度报告

2021年Non Fungible第二季度的数据显示,收藏品是NFT最热门的领域,销售额占比达66%,艺术品占比14%,体育占比7%。根据NFT收藏品数据统计网站Cryptoslam,目前销售额最高的前五个NFT项目分别是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Cryptopunk、艺术品Art Blocks、NBA球星卡收藏品NBA Top Shot及BAYC。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NFT与艺术、游戏的合体,是市场最青睐的领域。DappRadar报告也显示,2021年,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交易量超过5亿美元,而以NFT为载体的艺术品和游戏内资产的交易量达到了45亿美元。

数字艺术收藏品在艺术界并不是全新的事物,但NFT的去中心化储存保证了资产永久性存在,解决了资产的确权问题,也提高了艺术品的流动性和交易效率,因此大受欢迎。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佳士得共售出逾100件NFT作品,成交总额接近1.5亿美元;另一个拍卖行苏富比亦在2021年10月启动元宇宙交易平台,去年NFT收藏品的拍卖成交额高达1亿美元。

在游戏领域,NFT更像给游戏加了个“buff”。以前,游戏里的数字资产虽也属于玩家,但更像一种“租赁”模式,实际版权还在游戏开发商手里,一旦游戏停服,这些资产就有可能会消失。如今,NFT为游戏皮肤、道具、战绩等明确数字产权,为玩家提供了一种更放心、更公平的消费模式。

此外,有的NFT游戏还开发出了新的商业模式,例如最近爆火的NFT虚拟跑鞋StepN,采用“治理代币+游戏代币”双代币体系,玩家购入NFT运动鞋后,可以通过运动换取对应增长的游戏代币。简单的模式、透明的收益,吸引了许多拥趸。StepN发展五个月,企业估值达到十亿美元,一双虚拟鞋更是卖到超过5000元。

“基于区块链技术原本的数字艺术品或游戏变成NFT后,就会有数字资产的属性。因此,人们逐渐认可了NFT的价值。” 黄华威表示,“同时,投资界的持续性炒作、元宇宙的蹿红也加速了NFT的火热。”

#02

大资本入局NFT交易市场

NFT本身也并非新鲜事,早在2017年,Larva Labs公司将约10000个像素头像在以太坊上发布,这一系列头像被命名为“Crypto Punks”,即“加密朋克”,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

NFT的浪潮先是在国外掀起,海外市场充斥着各种类型的交易平台,如最大的交易平台Open Sea定位综合类市场,不设发行门槛,用户可以在上面自由铸造,交易加密艺术品、虚拟土地、游戏商品等NFT;更有专注于艺术、收藏品类的交易平台,如Super Rare、Foundation,交易门槛则更高,不仅交易手续费偏高,出售作品时的审核失败率也较高;此外,还有专门做垂直类NFT项目的交易平台,比如以高价成交的NBA球员卡牌就出自NBA Top Shot这一平台。

谷河青年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和国外相比,国内NFT的火热有些姗姗来迟,但是依旧吸引了不少资本入局。2021年,国内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均在NFT上有所布局,如去年阿里巴巴推出了NFT交易平台鲸探(蚂蚁链粉丝粒),腾讯推出了NFT交易平台幻核App,网易文创旗下的三三工作室联合区块链实验室Nervina Labs,发行了NFT项目“小羊三三纪念金币”……

谷河青年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国内市场上似乎不乏追捧NFT项目的投资者。阿里巴巴在蚂蚁链粉丝粒上首期发售“敦煌飞天”“九色鹿”限量付款码皮肤各8000张,售价9.9元一张,上线后立即销售一空。腾讯在幻核App上发行的首个NFT收藏品是访谈节目《十三邀》的“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总数量为300枚,售价18元人民币,开售时也是瞬间售罄。NFT追捧热潮之下,一售即空的现象并不罕见。

从海外融资情况亦可以一窥NFT的火爆程度。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2021年全球NFT相关产业发生201起融资,具体来看,战略投资、种子/天使占比达41%和38%。如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 Sea在去年完成A轮融资2300万美元,一轮融资1亿美元。

风险投资(VC)对区块链的兴趣与日俱增,大大带动了NFT初创公司,融资规模在过去一年创下了历史纪录。海投全球数据显示,2021年,VC对NFT的全年投资超过46亿美元,是此前7年总和的11倍。目前,多家知名风投机构已相继入局NFT领域,包括Accel、Andreessen Horowitz、IDG Capital、英特尔资本、Kleiner Perkins、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以及Y Combinator。

目前来看,与其他应用领域更广泛的区块链技术相比,NFT企业的募资规模仍然相对较小。海投全球数据显示,与区块链相关的金融服务企业,一季度共吸引了241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被投企业数量达到556家,而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类企业则募集了12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被投企业数量为320家,都远高于NFT企业。

不过,一位VC从业人员告诉谷河青年:“区块链技术发展得很猛,依赖区块链发展的NFT在资本市场上也大有作为;这一定程度上表明,未来可能会有更多VC资本涌入NFT领域。”

#03

国内利益链催生灰色地带

国内的NFT发展起步较晚,产业链上游的NFT发售平台,有的背靠互联网大厂,如阿里、腾讯;也有腰部公司,比如唯一艺术、芒果TV,平台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定价权,通过收购版权发行NFT。也有不少小型公司、甚至自主搭建平台,然后“自产自销”,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

谷河青年曾对某家专注于数字藏品IP挖掘的公司进行了详细了解。

陕西某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4月6日,注册资本为3220万。据官网介绍,公司的服务流程包括确认藏品、藏品预售、发售日历、定时求购、抢购藏品、转藏邀请等。成立两个月,其运营的微信群已有200多人,负责人到豆瓣、知乎等平台打广告宣传,拉人进群购买公司发行的NFT,鼓励消费者“抄底”。这意味着资本开始布局这块市场,同时也让一些割韭菜的盘子有利可图。

购买的用户是产业链条中重要且活跃的一环,因为NFT的购买存在“马太效应”,拥有越多NFT的人越容易买到新的NFT,所以,他们每天活跃在各大NFT官方群,紧盯平台的发售信息,以便抢购更多NFT,部分散户甚至会用多个手机或账号抢买。

DApp游戏平台DappReview CEO 牛凤轩在接受36氪采访时直言:“现在被吹捧的 Rarible 交易平台存在大量刷单造假的行为,用户为了追求代币奖励会不断的进行交易,从而推高了平台的交易数据。”

在国内严监管的态势下,只有部分小平台会开放二级市场,散户抢到NFT后会将它们挂到二级市场中,等待别的投资者扫货。据36氪报道,有些机构会以几十万到上百万元的高价购入散户中的NFT,再将NFT流入“灰色市场”中进行交易,比如在网上的一些NFT网站或论坛内交易,交易的对象则是那些喜爱NFT的收藏者,赚取的利润在10%左右。

购买NFT用于收藏只有少数人,大多数人更看重NFT的投资属性。不过,NFT存在难以估值的问题,一张照片、一个像素头像、一幅画都能成为NFT,但是其价值差距却很大。网友经常吐槽,成名藏品叫“NFT”,不成名的藏品其实就是“JPG”图片(JPG为图片文件后缀)。

目前,只有大IP和名人加持的NFT才能卖出高价,其他的NFT难以找到“下家”。既然如此,为何普通的照片、绘画等还能被市场炒得火热呢?

谷河青年采访到多位购买过NFT的消费者,他们表示,自己想买的并不是NFT,而是打算将其挂到二级市场赚取差价。上述陕西某公司的工作人员直言:“NFT就是炒作,看谁炒得过谁”。

像素小人和无聊猿的头像连创成交高价,圈外人直呼“实在看不懂”,但圈内人却认为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是一种“花式炫富”。有散户向谷河青年解释,“拥有一个无聊猿,就像奥运期间拥有冰墩墩一样,可以到朋友圈炫耀,也能成为自己的一个标签。”

#04

大火的NFT

究竟是新风口还是大忽悠?

中国内地的NFT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大火之下,究竟是一个投资新风口还是割韭菜的新玩法?天风证券研报称,NFT在中国的发展路径将开拓不同于海外市场的商业模式,国内企业更多是从版权保护切入,发挥NFT数字产权证明功能,强调无币化NFT的探索。

“技术可能会过时,而 NFT 是一个‘范式’,而且是那种一旦出现就不会消失的范式,它将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数字资产的呈现方式。”黄华威向谷河青年解释。

对于NFT未来的发展,有人看好,也有人担忧。

知名科技作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根教授发布博文称,NFT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例如版权问题。交易平台OpenSea的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市面上超过80%的NFT都是剽窃而来的艺术品、垃圾邮件。

艺术家原创的画被别人传到了网上,确权就成了别人的,此类案例并不少见。“NFT只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可验证的机制,但是不代表能百分百发挥作用。”中山大学信息管理学院肖鹏副教授在接受谷河青年采访时表示,“而且,每个人、每个机构、每个国家所谈的NFT都不一样。如何定义NFT是关键问题。”

以今年发生的中国NFT侵权第一案为例,漫画家马千里在2017年创作的“我不是胖虎”系列IP,曾于2021年9月12日在支付宝上以NFT的形式公开售卖,却并未得到版权方的同意。今年4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最终,法院判决被告NFT交易平台删除侵权作品,同时赔偿持权方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4000元。

在NFT的监管层面,世界各国有不同的逻辑,显示出较大的差异。“部分国家的NFT业务发展迅猛,不代表监管得很好,或是发展得规范,在部分地区NFT甚至沦为了金融不法交易的手段”肖鹏认为,“技术是中立无害的,关键看新技术如何使用,产业、社会的发展需要负责任创新。”

近些年,国内监管方面已多次释放信号,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如2021年10月,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牵头制定的《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正式发布,提出坚决抵制实质发行和炒作虚拟货币的行为。2022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要求各会员单位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

谷河青年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NFT虽未被列为非法业务,法规也未触及NFT拍卖,但NFT与同质化代币有着相同的技术基础,在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的背景下,NFT的铸造、流通是否会进一步纳入监管视野,也存在变数。

NFT速递

nft功能使用方法(解读NFT的六大使用方式)

2022-7-3 17:36:14

NFT速递

nft发展趋势(解读14个令人激动的NFT未来趋势)

2022-7-3 17:36:21

注意:
不建议对任何平台有投入,请确保了解并接受我们的《免责声明》。

QQ社群:43479892点击加入社群
微信社群:添加V信:zaoyun8备注来意
提醒声明:仅供阅读学习,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若涉资金交易,请明辨风险,勿上当受骗。
收藏网址:
XEO数藏永久网址XEO6.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