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币行情分析(浅谈NFT戳中了谁的消费点)

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简称,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代币,也可理解为一种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所有权证明

NFT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性。每个NFT都代表着独一无二的数字资料,是虚拟商品所有权的电子认证或证书

1月,华山景区第三批数字藏品《梦回华山全景图》《梦回华山全景图注释版》在阿里拍卖平台迅速售空。

2月,“陕西面塑+冬奥会题材”的100件数字藏品,不到30分钟被抢购一空。

3月,大唐芙蓉园灯展造型的手绘数字藏品,在阿里拍卖平台“秒空”。

4月,西安城墙景区推出的以“盛唐天团”唐小妃、李小白、城小将、波斯客形象为主的“Q版梦长安”系列数字藏品30秒售罄。

……

当NFT概念传入国内后,以数字藏品为代表的数字文创新业态在年轻群体中火了起来。非遗文化、文博文物、景区景点、动漫IP……不同的文化要素经过数字化转化,变为一件件标注着唯一序号的数字藏品。人们只需花费十几元或几十元,就能拥有独一无二的数字藏品。

看到这样的商机,许多文旅企业、文博单位快速调整策略,从去年的“试水”变成了今年的重点布局,希望借此求新、求变,让文旅、文博行业发展出现一种新的思路。

打开文旅产业新大门

2021年3月,数字艺术家Beeple将自己历时13年创作完成的5000幅画作拼接成一个316MB的JPG文件,制成数字藏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并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拍出。这一事件让NFT数字藏品这片“新蓝海”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NFT的出现,让任何内容都能成为可以永久拥有、保存、追溯的数字资产。NFT进入国内后,以数字藏品的形式为人所熟知。

2021年6月,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在“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上限量发布“敦煌飞天”“九色鹿”两款NFT皮肤。2021年8月,腾讯上线国内首个NFT交易APP“幻核”。随后,京东、网易、百度、字节跳动、哔哩哔哩、小红书等纷纷参与其中,成为数字藏品的平台搭建方。2021年底,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开始井喷式增长。截至2022年6月15日,国内数字藏品发行平台数量已经突破500家。

各大博物馆纷纷“试水”,掀起数字藏品的热潮。河南博物院发布“妇好鸮尊”数字藏品,湖北省博物馆发布“越王勾践剑”数字藏品,陕西历史博物馆发布秦杜虎符、《富贵恒通》景泰蓝兽首杯数字藏品,西安博物院发布《丝绸之路》系列数字藏品,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开启了传播新模式。

拥有丰富资源的文旅行业也迅速出手,为受疫情困扰而停滞的发展局面打开一扇全新的大门。陕旅集团打造的陕旅全景手绘贺岁数字藏品“心随陕旅·一路奇迹”,标志着景区IP正在借助数字藏品进行虚拟空间的衍生;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推出的“集齐数字藏品兑换终身免费游玩景区资格”活动,为景区带来更多曝光度和关注度。

平台数量与发行热情的快速上涨,让数字藏品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据算力智库统计,2021年,我国共发售数字藏品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1.5亿元,预计2026年我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达300亿元。

科技赋能文化消费新场景

陕西作为文化大省,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是其开展数字藏品创作的资源宝库。面对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和数字藏品的营销新风口,我省众多文旅景区纷纷开始布局。

2021年12月,西安城墙景区推出首款“小武士”系列数字藏品。这款根据景区热门IP金甲武士设计的数字藏品一上线就吸引了众多消费者,瞬间售罄。随后,西安城墙景区相继推出“天之四灵”“时装派对”“造物女神”等系列数字藏品,刷新了国内文旅业数字藏品销售记录。

西安城墙景区迅速布局,联合腾讯云产业,在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的指导下打造了文旅文博标杆数字平台“长安IN文旅数字平台”,并于今年4月29日正式发布上线。截至目前,西安城墙景区已在该平台发布了3个系列11款产品。

“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和疫情防控常态化相结合的背景下,我国文旅产业正迈向数智技术驱动产业进化的新阶段。横跨元宇宙与真实事件的数字藏品IP为传统IP运营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路与成长逻辑。”对于数字经济与文旅业发展的关系,西安曲江城墙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市场销售部创意IP组副主管高晴有自己的看法。“当创新科技与文旅IP跨界融合,基于文旅产业实体业务之上的数字业务就是产业发展的第二成长曲线。”高晴说。

近年来,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盛行,以元宇宙、虚拟人、数字藏品为代表的数字文化产业,成为各大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重点发力的“赛道”之一。发售以文化内核为驱动的文旅数字藏品,也成为各大文旅企业深入挖掘自身文化资源和优势,以数字技术宣传陕西文化旅游资源,提高游客对于文旅项目的认知度和参与感,激发人们线下出游意愿,增加线上营业收入的营销新方式。

“对于文旅产业来说,数字藏品突破了时间、空间、保存方面的限制,并使用更加先进、新潮、数字化的形式展现文化价值,迎合了当下年轻人的消费习惯、社交需求与价值审美。数字藏品的研发创作也加强了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和传播,推动了传统文化在科技上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可以说,数字藏品实现了以区块链技术为线下景区赋能,利用线上线下流量互相引导,以实带虚、以虚助实,带动实体经济,创新消费模式,探索数字产业文旅融合的新思路。所以数字藏品会是不同领域未来新的营销增长点。”高晴介绍,西安城墙景区还将推出《梦长安——大唐迎宾盛礼》、城墙冰淇淋系列数字藏品,并联合方文山“庞克猫”、杌空间、大秦帝国影视等IP共同推出系列数字藏品。

文化是文旅产业的核心。从传统文化到新国潮文化,顺应时代发展的文化展现形式赋予了文化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助推博物馆数字化进程

随着数字藏品的走红,博物馆也迅速成为数字藏品落地的重要应用场景。文物与数字藏品相结合,为传统文化注入了更新潮的能量,吸引了年轻群体的关注。

“2021年10月,西安博物院联合双镜博物数字藏品平台推出了首款数字藏品《唐·鎏金走龙》,随后相继与支付宝、‘幻核’APP、光明艺品、百度等平台合作发行了20多款数字藏品。这些数字藏品几乎都是一发售就‘秒空’。”西安博物院文创部主任祁晓东表示,数字藏品具有覆盖面广、消费者接受度高、宣传力度大等天然优势,让各大博物馆在观众不便进馆参观的情况下,也可以更好地在线上展示文化遗产、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有利于文物“活化”。

“数字藏品丰富了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品类,也为博物馆带来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随着数字藏品市场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良莠不齐的产品进入市场,导致数字藏品市场鱼龙混杂、消费者审美疲劳,许多平台的数字藏品都出现了‘破发’的情况。相较早先数字藏品发行时消费者的非理性抢购,当下,消费者已经回归理性消费,对产品价值有了更高的要求。”祁晓东说。

此前,文博数字藏品主要是将文物原型以静态图片、动态图片或者3D建模等方式来呈现,形式较为单一,无法让文物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完成更有深度的传播转化。甚至有人说,数字藏品“卖得出去就是NFT,卖不出去就是JPG”。

今年4月,国家文物局围绕文博机构的公益属性、数据安全、消费者权益等问题对数字藏品的发展现状进行了深入讨论,不仅对文博单位的发售进行了限制,还明确提出文博数字藏品要进行二次创作,以信息技术加强文物价值阐释传播,不能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进行发售。

“未来,发展数字藏品将是焕新文博领域的重要路径,创新则是文博单位必须要面对的挑战。通过正规授权方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合理的二次创作、三次创作,生产具有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的产品;拓展数字博物馆领域,搭建沉浸式复合体验场景,扩大应用场景,通过线上线下联动激活数字文化遗产,才能更好地以科技赋能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

可以预见,随着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实施和博物馆数字藏品创作生产的相关政策法规的健全,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将通过数字技术拉近公众与博物馆、文化遗产的距离,众多珍贵的文化遗产也将会以新的价值承载方式向公众传递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

声明: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注意:
不建议对任何平台有投入,请确保了解并接受我们的《免责声明》。

QQ社群:43479892点击加入社群
微信社群:添加V信:zaoyun8备注来意
提醒声明:仅供阅读学习,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若涉资金交易,请明辨风险,勿上当受骗。
收藏网址:
XEO数藏永久网址XEO6.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