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是一种什么概念

“天下妈祖”(盲盒)数字藏品6000份5分钟售罄,“贰拾年·光阴的故事”限量版数字藏品上线20秒8888份售罄,正子公也《三国志》数字藏品60秒销售额突破99.50万元,全国首部数字藏书《瞻对》上线2分钟售出2000份……

“天下妈祖”(盲盒)数字藏品

“贰拾年·光阴的故事”限量版数字藏品

在我们刚刚熟悉了短视频和直播营销之后,另一个新兴事物果然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而来,它就是数字藏品。根据相关机构的数据统计,2021年,各发售平台发售的数字藏品数量达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元。

如此庞大的市场不免让人咋舌,虽然在大众认知里,数字藏品的概念和商业模式有些匪夷所思,但并不妨碍它在“元宇宙”元年里,制造“一秒售罄”的商业奇迹。被冠以“传统行业”的出版业在这股东风面前也开始了自己的探索。

数字藏品到底是什么?

数字藏品的概念被解释为”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这段表述中有3个核心点需要注意:第一,数字藏品指的是“数字凭证”,而不是某个数字作品本身;第二,它的作用是“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使用”;第三,它的产生必须要利用“区块链技术”。

有人说:“数字藏品和在王者荣耀上买一个皮肤是类似的意思。”其实不是,王者荣耀的皮肤没有使用区块链技术,不能将它定义为数字藏品。有人说:“我为什么要花20块钱买一张图?我直接下载就好了。”数字藏品交易的不是作品本身,即这张图,而是它在某个区块链上的权益凭证。虽然我们可以下载图片,但如果没有凭证,就会不被区块链上的“社会”认可,不受区块链上的“法律”保护。

央视财经在相关报道中这样总结数字藏品的意义:一是合规可控,符合国家的法规政策,开创了一种新型可确权、可追溯的文化消费;二是中国企业有充分的自主研发技术保障;三是用户规模优势;四是合作共赢,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传播因此变得更加高效;五是低碳环保,数字藏品能耗极低,不到供应链NFT的1%左右,真正做到低碳环保。

而对于出版业来说,数字藏品的产业价值则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首先,在图书出版方面,数字藏品能有效保护创作者和出版机构的权益,这在于它利用的区块链技术具有信息透明、流通性好、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点,能够快速且清晰地确定、查看一幅数字作品的身份特征、创作者信息以及流通详情,大幅提高了数字作品确权和追溯的效率。能保护创作者的作品不被滥用,并有可能在流通过程中为版权方提供收入。

其次,在图书发行方面,数字藏品为图书开辟了新的发行渠道。数字藏品通常以数字资产或数字+实物资产的形式在线上发售,交易流程清晰,发行量大且效果好。图书利用数字藏品的发行方式,将纸质书与数字周边资产化,融合为全新的产品进行发售,是对纸质书发行方式的创新,也是出版业的创新发展。

最后,在图书价值转化方面,由于数字藏品的高流通性和富有弹性的增值空间,能在图书传统的阅读价值基础之上,赋予其更多收藏价值,使图书成为新时代的私人藏品。

出版机构做了哪些数字藏品?

今年,部分出版机构加快了数字藏品的探索之路。3月7日,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长江新世纪”)联合火链科技,打造了出版业首个NFT数字藏品——“贰拾年光阴的故事”。该藏品精选了长江新世纪20年来的700幅具有时代代表性的图书封面,记录了作者、图书公司与读者共同成长的美好记忆。这个定价19.9元、限量8888份的数字藏品,上线仅20秒就宣告售罄。

4月,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浙少社”)与京东灵稀平台做了相关接洽之后,以浙少社“沈石溪品藏书系”《狼王梦》版本的封面为元素制作并上线了第一款数字版图片藏品。

浙少社数融事业部副主任吕竹君介绍说,这款数字藏品具有4大特点:第一,经典。《狼王梦》一书是沈石溪销量突破1000万册的代表作,一面市就好评如潮、获奖无数。

第二,稀缺。沈石溪IP开发团队面向新时代消费者,融合动物题材、使消费者获得更加深层多元的动物文学体验。该款数字藏品发售总数为5000份,“这个稀缺和专属的内容让用户的记忆不会随着营销活动的结束而消失,而是会因为长期持有让用户和品牌建立起更久的连接”。

第三,唯一。数字藏品基于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每一件数字藏品都有自己唯一的编号且不可造假,不可分割性、不可篡改、可追踪性。

第四,虚实融合。该款数字藏品的虚拟内容来自于纸质书的插图,又以数字形式投放市场。浙少社此次在京东灵稀平台上线的“狼王梦”数字藏品,与《狼王梦》纸质书是进行强绑定的,购买《狼王梦》纸质书即获得一份数字藏品,这是浙少社前瞻性布局“虚实融合”的一次尝试。

5月9日,人民文学出版社(简称“人文社“)文创品牌“人文之宝”联合灵境文化、锦鲤拿趣限量发售正子公也《三国志》数字藏品,售价19.9元,60秒销售破99.50万元。

正子公也《三国志》数字藏品

5月15日,由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简称“童趣”)和中图云创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与中国电信联合发行的《天工开物》系列3D数字藏品在翼支付麟翼数字艺术品专区上线,包含《乃粒·耕耕》与《乃粒·秧秧》两件数字藏品,每件限量发售3000份,上线4小时后全部售罄。

《天工开物》系列3D数字藏品

分析观察目前出版机构开发的数字藏品,人文社文创部副主任邝芮总结了出版业数字藏品项目的特殊属性。首先,基于出版机构自身的作者和图书产品进行开发,“日本大神级插画师正子公也正是人文社的一位作者”;其次,要通过数字技术为内容增加附加值,正子公也《三国志》数字藏品包含了5款动态原画视频;最后,数字藏品目前流量较大,可作为营销动作配合纸质书宣发。

新华文轩旗下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四川数媒”)更是在数字藏品的基础上,进一步衍生出更适合出版业的“数字藏书”项目。据介绍,这是全国首个区块链图书融合出版发行项目,是联合全球最大线上拍卖市场“阿里拍卖”,利用区块链技术打造的,限量版实体图书和数字藏书票融为一体的有收藏、增值价值的图书资产包。“数字藏书”实现了版权保护、图书发行与价值转化创新,实现图书跨足区块链数字版权、数字资产领域。其交易权益包括数字藏书票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图书资产的所有权。用户购买后,将同时拥有纸质实体书和数字藏书票两份资产。

“数字藏书”项目首批产品

“数字藏书”项目的“开局第一枪”是联合四川文艺出版社推出的珍藏版数纸融合产品《瞻对》,5月10日上线,仅2分钟,就售出了2000份。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收藏品中的藏书事业古而有之,在夏、商、周三代就已经有了‘藏室’‘册府’等藏书机构。我们的‘数字藏书’项目只是重新利用区块链技术,为传统收藏品赋予新的表现形式。”

出版机构怎么做数字藏品?

在如今互联网发展的浪潮下,我们可以看到市面上如雨后春笋般,产生大量基于区块链而存在的各类数字产品。尤其2021年下半年,数字藏品爆火,各行各业纷纷入场。收藏品也都在努力向数字化靠拢,这以后会成为一种大趋势。

在图书领域,数字藏品可作为图书的衍生品或图书的融合产品,可用于用户的收藏及欣赏。图书的优质内容或优质IP可作为其衍生的基础。出版人对于数字藏品的关注其实由来已久,童趣《天工开物》系列3D数字藏品项目负责人赵辉表示,在网络上开始报道一些国内外明星购买数字藏品及元宇宙概念兴起时,他就开始与业内同仁沟通,共同了解及学习了数字藏品的一些知识。而浙少社近几年在融合出版方面一直努力探索和实践,2021年下半年,吕竹君所在的数融事业部就已经在支付宝等平台上关注到数字藏品板块,此后一直在寻找能够介入数字藏品的契机。

在吕竹君看来,文创IP营销与数字藏品具有天然的纽带关系,这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数字藏品实现了数字内容从资产化发行、版权确权保护、交易流通等上下游全价值链的重构。对出版业而言,利用区块链技术为图书赋能,能让纸质书中的图片、文字实现更多价值。

有资深玩家称,高价值的数字藏品应该同时满足5个条件:有流量、有交易属性的商品、有平台担保、具备独特性以及有人愿意买账。对于出版机构来说,怎样开发高价值数字藏品呢?简单来看,这不是出版机构自己能完成的任务,至少还需要一个技术方和一个平台方。出版机构承担的主要职能是IP版权的提供,技术方提供技术支撑,平台方提供运营支持。童趣在《天工开物》系列3D数字藏品的开发过程中,除承担原始内容提供外,还参与了项目的研讨、策划、制定、审核、校对、宣发等工作,利用自身优势推动项目的顺利开展。

任何跨行业的新事物的诞生与发展都不是偶然的。四川数媒的“数字藏书”项目经过近3月的论证、策划、启动后,才正式上线。项目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一直在数字出版领域不断深耕,同时以对新技术的敏锐嗅觉积极探索融合出版发展新方向,建设运营的区块链版权生态服务平台“知信链”,也是“数字藏书”资产上链与生成的技术服务平台。”在她看来,“数字藏书”是数字藏品的价值升级版,增值升级版,实用升级版。作为“数字藏书”的项目主理方,四川数媒主要负责为用户提供优质内容产品,坚持做好图书内容把关与筛选,通过优质有特色的图书向大众传递正能量,发挥社会效益的同时也争取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

数字藏品依然崇尚“内容为王”

数字藏品是数字技术发展的阶段性产物,是数字艺术品以数字形式进行收藏展示的一种方式。出版业数字藏品项目的开展为传统出版拓宽了应用空间,使得出版业务并不局限于纸质书,数字业务也不局限于纸质书的完整内容,可整合可拆分。但这一切,都要基于出版机构的内容本身。IP和版权先行,是出版机构参与数字藏品开发与运营的基础。

赵辉认为,不管是内容数字化、还是其他形式的数字产品,无论数字技术如何发展,其内容传播的本质不变,不能无中生有产生新的作品,因此作为出版机构,依然要做好编辑出版工作,把优质内容带给读者,并探索出版融合及出版衍生业务。未来童书出版依然要着眼于儿童优质内容的生产与传播,除在传统数字化平台及垂直类儿童内容数字平台开展数字业务外,也应探索技术融合、行业融合的新出版形式,对数字技术的发展及新应用保持敏感,拓展思路,使出版内容应用于多平台、多领域,创造更多价值。

四川数媒“数字藏书”项目相关负责人也认为,无论项目如何创新,内容产品始终要坚持“内容为王”。出版本质的功能和内涵始终在于传播知识、传承文明,推动社会进步,文化内容产品始终是创新发展的核心要素。而对于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该不仅是对于产品的主体内容进行数字化,更是对于产品的所属IP及其衍生物进行数字化。购买了该内容产品的用户,会自主地去探寻该产品的内核,形成独有的文化氛围。这种文化氛围也会引领用户进行二次创作,区块链技术也会保护二次创作及原作者的权益,让文化交流变得更加友好。

当下,数字藏品的主要用户是对虚拟产品付费接受度良好的“95后”“00后”一代,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成熟,数字藏品将会与更多使用场景产生链接。人文社目前已把数字藏品当作内容产业的方向之一。邝芮说:“当然,我们还需要探索更丰富的内容及附加值,把虚拟产品的生态做好。现在我们是做了一个基础功能,即基于区块链技术,让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性、可溯源性、永久存证等特性。但后续数字藏品的玩法、应用场景以及线上线下的互动等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后续,我们也将开发其他数字藏品项目。”

注意:
不建议对任何平台有投入,请确保了解并接受我们的《免责声明》。

QQ社群:43479892点击加入社群
微信社群:添加V信:zaoyun8备注来意
提醒声明:仅供阅读学习,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若涉资金交易,请明辨风险,勿上当受骗。
收藏网址:
XEO数藏永久网址XEO6.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